广州植眉哪间医院好

2017-12-11 07:56

首页 > 山西日报 > 01
分享到: 评论:

    

治疗脂溢性脱发医院,肇庆市眉毛种植医院,湛江眉毛种植哪里好,广州毛发种植哪里好,广州毛发种植手术医院,上海植发医院排行榜,遗传性脱发可以植发吗,天河区种眉毛哪里好,北京治疗脱发的医院,佛山市毛发种植医院

  原标题:十几万元一套房!杭州广场舞阿姨团杀到德清买房,结果有人一个月就亏了……

  10月的一个晚上,桥西某老小区门口,聚集着一群广场舞阿姨,和往常一样,她们跳完舞后开始闲聊。

  一位家住翠苑、偶尔过来跳舞的大姐说起:离杭州不远,在德清的乾元镇,花十几二十万元就能买到一套住宅,还带装修。

  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这些跳广场舞的阿姨当中,有些家里只有几十万元存款,经济条件一般,苦于在杭州买不到房子,又担心“踏空”。

  听说能买到十几万元的房子,她们两眼放光,很快就组成了一支买房团,奔赴德清,上演了一出买房记。

△乾元镇房源实景

  这两年杭州楼市火热,单价数万元的楼盘,不仅要托关系,还动不动要全款付清。

  那些积蓄有限买不起房的人,只能忍受着“踏空”的煎熬。

  当“总价十几二十万的房子”消息一经散播,这个比杭州一些车位还便宜的价格,让买房的门槛瞬间降到多数家庭都触手可及。

  那几天晚上,这个桥西老小区的广场舞阿姨们,连好好跳舞的心思都没有了,聚在一起就是讨论要不要去德清买房。

△乾元镇房源实景

  很快,这个桥西老小区买房团组建了,大家三三两两出发,到德清乾元镇看房。

  有些人当场就下定,也有人跟家人讨论后决定购买,据了解,有近10户人家在乾元镇买了房。

  买房团里的周阿姨说自己平时到菜场买菜都要货比三家,但十几万元的房子,只看了一次就把定金付了。“就怕一犹豫,房子被人家买了,或者涨价了。”

  他们当中,买的最便宜的房源才18万元,最贵的也就30万元左右。

  为了一探究竟,钱江晚报记者从位于杭州市中心的体育场路出发,前往乾元镇。

  非高峰时间,汽车走杭宁高速,到德清出口下,经过下渚湖度假村指示牌不久,就到了镇上,用时不到一小时。

△地图显示,体育场路到乾元镇距离约45公里

  到了一家中介门店,老板正在接待顾客。门店很小,除了老板和两个顾客,已经无处可坐。

  门外挂着房源告示,最便宜的一套房源,三室一厅一卫68.5

  看到记者正在研究价格,老板忙探出来头解释:“这个价格是之前的,现在都涨了,不作数的。”

△乾元镇房源实景

  边上一位散步经过的阿姨告诉记者,这个挂牌的价格加30%才是实价。

  “挂牌价一般都高过成交价,怎么会倒过来?”

  听到记者的疑问,阿姨说:“正常的,今年价格涨上去了,牌子一直没换。”

  这位大姐告诉记者,她姓汤,是地地道道的杭州人,今年才搬到这里,和她一样住在这里的杭州人还不少。

  “前年退了休,去年在这里买了房,今年就来养老了。”汤阿姨表示,说是养老,其实是把市区的房子让给了儿子,“杭州房子买不起,所以只能把杭州的房子给了儿子。我们只能买得起这里十几万元的房子,既可以自住,也当作投资。”

  去年汤阿姨在乾元镇买下了一套60

  随后,中介门店老板带记者去看房,他告诉记者这些房子三证齐全,地段都还可以,就是年代有点老。

  他重点推荐了一套位于镇中心的精装修房,50

△外墙长有青苔

  房源位于二楼,装修还算过得去,里面所有的东西,包括电器、衣柜,房东全部赠送。

  如果拿来转租,基本不需要再花精力。

  记者了解到,这里一套50

△房内设施齐全

  他还推荐了另一套30年房龄的老房子,典型的老破小,记者用手一抠,墙皮就能剥落。

  这套面积75

△很容易脱落的墙皮

  中介老板介绍,这里的老房子大多是来自沪杭的投资客购买。“去年一年成交了一百多套,今年到现在也接近一百套了,大部分都是来自沪杭的客户。”

  价格也因此水涨船高。“你刚刚看的50

  而记者看的第二套房子,房东是一个来自上海的投资客,去年买进时还不足20万元,现在想以28万元卖掉。

  对于只有几十万元积蓄的投资者来说,任何楼市的风吹草动,都能触动他们敏感的神经。

  当听说现在二手房行情降温,特别是一些报道称某某小区降价几十万元抛售的消息,让这个桥西老小区“买房团”出现了意见分歧,有人心急如焚,想要退房。

△房源外立面

  那位果断买房的周阿姨思前想后,几个晚上辗转难眠,她说,冷静下来分析,这个房子确实太破了,“先前听到这个价格便宜,是因为一直把它和杭州比,但其实说到底它不是杭州啊!要是跌价了,自住不合适,卖掉又不甘心。”

  周阿姨主动找到记者,问是否愿意原价收她一套25万元的房子,她已经交了定金,如果要退房,将损失5000元定金。“听说房价可能要跌了,又不是自己住,太冲动了,这是家里大部分的积蓄,不能冒这个险。”

  就在记者发稿前一天,周阿姨无奈地告诉记者,她和其中一个朋友都退了房,找不到下家,磨破嘴皮子,两套房子一共付了5000元违约金。

  对于他们而言,这次炒房,持续了不到一个月,最终以亏损告终。

  桥西广场舞阿姨买房团,其实是杭州楼市的一个缩影。

  对很多人来说,并非自己真有买房的需求,但是当身边的人都在“车”上挤,就会产生羊群效应,生怕自己“踏空”,现金贬值。

  但是,房子并非最理想的流动资产,当调控之下金融属性减退,就会回归消费和居住本质。

  此时,那些居住体验不佳、配套欠缺的偏远郊区的房子,就很有可能找不到接盘者。

  乾元镇十几万的房子,因为离杭州主城车程还不到一小时,让有心无力的投资客们欣喜若狂

  但世上永远不会有稳赚不赔的投资,所谓投资,风险始终与收益并存。

  十几万的投资,虽然同样是房产,因为基数小,要有杭州炒房客上百万盈利根本不可能。

  但亏损的风险依然存在,稍有风吹草动,他们就感到了不安,宁愿小亏也不愿意赌上所有积蓄。

  说到底还是一句大实话:有多少力气,干多少活。勉强跟风投资,何必要让自己担惊受怕?

责任编辑:桂强

相关链接

推荐阅读

生活资讯
专题
种植发际线要多少钱

山西内陆清远市毛发种植排名

视频/ 广东省头发种植排名
新晋界广州专业植发医院有哪些